您现在的位置:

中医养生 >> 正文 >

悦读 | 一张全家福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阿照跟她爸爸一点都不亲,就连“爸爸”似乎也没叫过几次。这个爸爸其实是她的继父。妈妈在她4岁的时候离了婚,把阿照托给外婆照顾。阿照国小二年级的时候,妈妈带了一个男人来,说是她的新爸爸。不过,她不记得那时候是否叫过他,只记得自己从此改了姓。改姓的事被同学问到气、问到烦,所以她对这个爸爸不仅陌生,也从来没好感。

  一直到国中三年级,阿照才被妈妈从外婆家带到北部“团圆”,听说这还是继父的建议,说如果想考上好大学,就得到北部来读高中。那时候妈妈和继父生的弟弟已经上小学了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外婆过世后,阿照同样很少回家。她给自己的理由是要打工、读书、谈恋爱,其实自己清楚真正的原因是对那个家根本一点感情也没有。不过,不知道是不是亲生的儿子太不成器还是怎样,继父对待两个孩子有很明显的差别,比如跟儿子讲话总是粗声粗气,对阿照则和颜悦色,过年给的红包永远阿照的比较厚,儿子只要稍微嘟囔一声,他就会大声说:“你平常拿的、偷的难道还不够多?”

  阿照大学毕业申请到美国念书的那年,他从工厂退休,妈妈原本希望阿照先上班赚钱再出国,没想到继父却说,念书就要趁年轻,自己的退休金可以给阿照用。那天,阿照跟他说了声:“爸爸,谢谢!”不过,才一说出口就觉得自己可耻,因为在这之前她不记得是否曾经这么叫过他。

下一篇:秘密朋友
© http://zf.nfsab.com  兰花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